第二百六十章 经济命脉(十)

圣林回来的消息,让兴阳警察局如临大敌。

圣林是什么人?那可是海军特战队的精英啊。据说还是皇家军事学院少年班的学院。那可是兵神皇帝笔下的学生啊。想在在上,可是兵帝啊。

戒备森然的第一监狱厉害吧,人家轻轻松松都就从哪里逃走了。

麦拉油田厉害吧,人家不费吹灰之力,就给打下来了。

尤素夫厉害吧,人家硬是给全歼了。

ABS够狠吧,可是圣林更狠,勇士把第一猛将马提拉给呆的找不着北。

瓦力猜厉害吧,据说也是圣林给抓着的,交给了大楚审判。

现在,他啊带着100多个雇佣兵,回来报仇了。

报仇?谁是他的仇人?这回可倒霉了?

嘘,不要乱说话。反正你我不是他的仇人。据说圣林是被冤枉的,谁冤枉了他,谁就该害怕了。我们有没有冤枉他,怕什么?

但我们也是警察啊,现在出来抓他,到时候,也分不清谁是谁,万一产生误判,交火了了怎么办?

你没看新闻吗?圣林的手下都是怎么打仗的?我们那里是人家的对手啊?那可是雇佣兵兵啊,人家玩儿的是真枪实弹,枪林弹雨啊,哪像我们,吓唬一下老百姓还行,跟雇佣兵打仗,简直就是找死啊。

你死心眼儿啊,保安部队都出动了,跟雇佣兵打仗,那是保安部队、特警和刑警的事儿。我们这些交警,不过就是来凑个数的,谁叫你往前冲了?不是叫我们顺便扫黄吗?我们抓嫖客和小姐去。圣林咱们不敢惹,难道害怕他们?

对对,还是你聪明。咦,这家洗浴中心,进去看看。

冯四海一声令下,兴阳警察几乎倾巢出动。除了留下必要的值班人员,刑警、治安、交警甚至车管所等,各个警钟都出动了。

下班回家的,休假的,都被叫了回来,统一参加行动。

行动的主要目标,是搜捕逃犯圣林。但是,对外宣称的,却是扫黄。当然,扫黄也不完全就是幌子,真遇上了,也是真扫的。

本来,今晚上已经把春江花月夜给扫了,这叫兴阳的那些色情场所着实紧张了一阵子。但是,过了一段时间,发现除了春江花月夜之外。并没有其他什么动静。所以,另外的场所就放松了警惕。又恢复营业了。

没想到,市局又来了个回勺,这下,就有许多人倒霉了。

警察跟雇佣兵干,没那个胆儿。但是,抓起嫖客和小姐,却是无往而不胜的。

什么事儿干的顺手了,就往往容易产生惯性。扫黄也不例外。于是,看见个男的,就像嫖客。看见个女的,就像小姐。

就连说话,都产生了惯性。

虽然扫黄干着顺手,但是,毕竟还有抓逃犯的任务。所以,有些重点的地方,该去还是要去的。

比如,这个盛天集团,它的董事长沈大小姐,以前圣林救过她的命,她跟圣林也有交情。现在圣林回来了,她也突然之间回来了,就很令人怀疑。

于是,肖军就带着几个刑警,进入了盛天集团。

沈紫衣正带着几个人要外出,在一楼大厅里,就与肖军倒着的几个警察相遇了。

手下的矮胖警察立刻就上去拦截。

“我们是市局刑警队的,来抓嫖客和失足女的。”

啪的一声,矮胖警察的脸上,就挨了琴姐一巴掌。琴姐的力量很大,矮胖警察被丑的转了一圈儿,才稳住了身形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到我这里还抓什么嫖客和失足女?你们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沈紫衣眼神凌厉,扫着肖军等人

“噢,我认出来了,这不是肖支队吗?你什么意思?我这里生计正规经营场所,我们都是正经商人,你到我这里抓什么嫖客?你是说。我是不正经的女人吗?”

真是倒霉啊,怎么又能遇上了这个女人?

肖军心里嘀咕着,急忙上前。

“请沈大小姐息怒。我们正在执行任务。”

“执行任务?有话可以问话。想搜查,拿搜查令来。大楚帝国是法治社会。你的记性这么差,上次打了你一一个耳光,这么快就忘了吗?”

你这个臭女表子,能不能不提这件事儿啊。当着手下人的面儿,你给我留点脸不行啊?

“你们冯局是怎么叫你们做警察的?让你们可以随便侮辱人?”

“对不起,沈大小姐,手下不会说话。我们也只是例行公事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,有什么话,就问吧。对于警察执行公务,我们还是要配合的。”

你会配合?那个圣林,说不定就是你的姘头,搞不好,就隐藏在你这里。你会配合?

“根据情报,逃犯圣林可能已经流窜到了兴阳。此人极其危险,杀人不眨眼,如果沈大小姐有他的什么线索,请及时想警方报告,便于我们及时处理,消除隐患。”

“这还象句人话。我这里没有什么逃犯,也没有其他人。你要是不相信,就把搜查令拿出来,进去搜查。”

沈紫衣走到一边,在一张椅子上坐下。

“相信,沈大小姐我们自然是相信的。既然沈大小姐这么说,我们就走了,打扰了。”

出了门,挨打的警察凑了上来。

“肖中队,我们就这么走了?”

“不走还能怎么样?那个臭女人,不是一般人。我们唬不住她的。连冯局都不敢惹她,我们没有什么证据,只能自认倒霉了。”

“她打我就白打了?”

“不白打你又能怎么样?再说了,你那叫什么话?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,你那么说,谁不生气?你们说,是不是啊?”

你这个死矮胖子,平时就老是在背后说我的坏话,今天,还指望着我来给你找回场子?别说我找不回,就是能找回,我也不给你找。

“她不让我们进去,就是做贼心虚。”

矮胖警察嘟囔着。

“她跟逃犯圣林认识,所以,也有隐藏圣林的嫌疑。这样,你留下监视,有什么情况,及时汇报。万一发现逃犯,不要轻举妄动,马上请求支援。”

留下矮胖警察,肖军带人走了。

华艳芳今天的心情很不好。

白天因为报表弄错了几个数据,叫上司给训了一顿。气的午觉都没睡。

几乎天天晚上失眠,好不容易睡着了,又被叫起来抓逃犯。

我只是个车管所的警察,又是个女的,抓逃犯,你找我干什么?

虽然说是警察,可我平时干的活儿,就跟个公司白领没什么两样,抓逃犯这活儿,哪是我能干的?男人都死绝了?你来找我?

其实,华艳芳不只是今天心情不好。从那个圣林从一监狱逃跑那天起,她的心情就不好了。不仅不好,还一天比一天差。

她害怕圣林回来。

但是,圣林还是回来了。

华艳芳害怕圣林,自然是因为戴青宁的事。

关于戴青宁的死因,虽然最后的结论是自杀。但是,这个结论,并没有让华艳芳从恐惧中解脱出来。

也许别人不知道,但是,她自己却是清楚的。戴青宁的自杀,跟她对戴青宁的那次羞辱打骂有直接关系。否则,事情不会那么巧。前脚打骂完戴青宁,后脚她就自杀了。

虽然现在还没有人怀疑到她的头上,但是,华艳芳总是有一种感觉,总有一天,圣林会回来,查到她的头上。

要是换做别人,华艳芳还不是太在乎。但是,换做圣林,她就充满了恐惧。

因为圣林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。

关于圣林的新闻,她都知道。而且一直在关注着。她只想着,一辈子都不遇上圣林。万一遇上了,即使她身穿一身警服,也保不住她。

现在竟然派她来抓圣林,简直是天大的玩笑。

尤其是把她分在刘灵月一组,更是让她气愤了。

亏我还拿她当闺蜜,可她竟然个我的丈夫睡到一块儿了。好不容易他们分开了,这个烂货一个冯四海勾搭上了。靠着冯四海这棵大树,竟然当上官儿了。

你当你的官儿,也不打紧,今天竟然把我分到你这一组,还是你亲自带队。就凭你还能抓什么逃犯?

纯粹就是没安好心,不就是想在我面前显摆你现在能耐?

你那叫什么能耐?还不都是睡出来的?你在蒋菲菲面前,怎么就不敢威风?

真要是遇上了逃犯,你还不得把我推到前面去,替你挡子弹?

最好遇上逃犯,叫他一枪打死你这个贱人。

刘灵月这一组,有7个人,不是女人,就是平时从来不上一线的文职。

所以,姚丰在分工时,也没指望着他们会起什么作用。今天来,也不好过是应个景,凑个数。所以就安排他们到一些居民区里去走访,希望借此得到一些线索。

在社区警察的陪同下,一行人走了几家,就来到了B座403。见门前有2盆花,刘灵月停住了。

“这家是干什么的?”

刘灵月问道。

“是我们的同行,看守所的蒋菲菲。”

社区警察答道。

一旁的华艳芳一听是蒋菲菲,心里就来了坏主意。

在兴阳市警察局,刘灵月和蒋菲菲,被称为两大局花。公认为是颜值最高的2人。

颜值还只是一方面,另外的因素也是很重要的。

刘灵月近年来,升官儿飞速,据说,钱也不少。但是,她生官儿,全凭跟冯四海的关系。虽然有些钱,但是,谁都知道,那钱不是正道来的,她自己也不敢太炫耀。

蒋菲菲就不一样了。不仅颜值高,还有钱。虽然她的钱有垄断和暴力之嫌,但是,还算是合法来源。

刘灵月升官快,蒋菲菲有钱,两人颜值各有千秋。

但是,一般情况下,局花、校花,这花那花的,都有个排名。或是第一,或是第二。

但是,兴阳的男警察们,在这方面做的工作不细,竟然没给出排名。这就让2人不免在暗中较量。

蒋菲菲说刘灵月的一切都睡来的,刘灵月说蒋菲菲的钱是投机取巧来的。所以,2人的不合,已经是个公开的事情了。

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中间挑拨离间,所以,2人的关系就比较紧张。

对此,华艳芳也是心知肚明的。

“蒋菲菲不是住在家属区吗?怎么到这里住了呢?既然到了人家家门口了,就进去看看吧,省得人家将来知道了,说我们过门不入。”

华艳芳在一旁挑拨道。

“那就进去看看?”

刘灵月不知有诈,动了心思。

她也很好奇,蒋菲菲怎么就住到了这里。这里是高档小区,看来蒋菲菲花了不少钱。

社区警察敲了门,过了两三分钟,蒋菲菲来开门了。不过,没有全开,只是开了一条缝,显然没有让他们进去的意思。

“刘主任带我们执行扫黄任务,我们进去看看。”

华艳芳故意抢先说道。

见蒋菲菲还不开门,就在背后推了刘灵月一下。刘灵月没有防备,被华艳芳一推,身子就往屋内移去。

蒋菲菲一下子就变了脸,一把抓住刘灵月的衣领,把刘灵月推了出去。

“扫什么黄?扫黄扫到我家来了吗?刘灵月,你什么意思?你是说,我这里有嫖客吗?我是出来卖的吗?我可是黄花大闺女,可不像你这个烂货。还刘主任,什么狗屁刘主任,谁不知道你那主任是怎么来的?还扫黄?先扫扫你自己吧。”

被蒋菲菲当着众人的面儿,劈头盖脸地揭了丑,刘灵月性子再好,也忍不住了。

“对,就是扫到你这里来了。怎么的?不行啊?这是局里的统一行动,凭什么就你特殊。今天我还非就要进去了。”

“我就看你敢进来试试,你凭什么进来?有搜查令吗?咱们都是警察,你别拿唬老百姓那一套来吓唬我。”

“我怀疑你这里窝藏逃犯,我们正在追捕逃犯圣林……,”

“哟呵,窝藏逃犯,好大的帽子啊,好好好,刘灵月,算你狠,来来来,你们进来,给我搜,等你搜不出来,我再找你算账。”

“唉唉唉,两位妹子,都消消气,纯粹是误会,误会。都是一家人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。我们就不进去了。”

社区警察连忙在一边当和事佬。

“不行,我非要进去不可。今天要是不进去,以后我在局里还怎么混?”

刘灵月也来了脾气。